桃李庄纯文学版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tanjiayao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把思绪缀在自然的意境里(谭家尧)

2017-03-28 17:07:34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文艺随笔 | 浏览 1443 次 | 评论 0 条

把思绪缀在自然的意境里(谭家尧)

——品读夷陵美女作家陈毅然的诗歌

毅然,宜昌美女作家,职业医生。工作之余,对文学情有独钟。写散文、诗歌,时还兼写评论。我和毅然从未谋面,只因拜读过她的几首诗歌,情趣相投,感觉诗歌中许多意象叠加成的丰富意境,充斥着我的联想空间。储存了许久,时不时回味,仿佛回到田野,眼前一片山花烂漫,仿佛身临传说中的桃花源,又宛如神思迷人的古庄,典雅幽静;又好像走在溪流潺潺的石子上,脚底下虽有穿心的疼痛感,明明眼泪快要溢出来了,但终究是暖意阻止了眼泪。问询自己奇妙的感受,终是无解,只得借助文本本身,把诗歌的意象拆开,拨开一层层画皮,探究这些奇妙的意境究竟是怎样构建起来的。

诗歌的写作路径,不同于散文,诗歌的起兴,不能在同一条道上移花接木。语言学家王力说:“有韵为诗,无韵为文。”美学家朱光潜说:“诗是有音律的纯文学。”二位先生单从韵律来界定诗歌的呈现形态,现在看来,学术界不会买账。诗歌和散文的写作主要在于作者本身的写作意向(非意象)的不同,写作过程中的心理活动的不同。

写作意向,顾名思义,意者为用意,向即方向。是诗人或隐或现的写作意图。就意向而言,诗歌着力打造美的形式,构建美的意境,展示美的哲思和情趣,散文着力构造自然的生活图景,抒写人生体验,形态上自由灵活,语言的形式上可以把天南地北的方言弄进来加工整理,形成与作者嗜好及风格统一的文风。诗歌可以吗?不行啊,因为诗歌是要作画的,作画的语言必须更胜一筹。至于写作心理活动,诗歌是跳跃性的,起承转合,在音乐中起舞,在律动中完成对意境的建构。散文的写作活动,是在水一样自然的形态下流露情感。诗歌与散文,虽然都有音乐的美感,前者为古典舞曲,后者应该是自然的水声、鸟声的综合韵律。说直白些,诗歌是作画,散文是写生。

一、意象的切换,变化出如心灵的笛音

意象,是诗作中有些艺术形象在被成功地使用过一次以后,后来的诗人反复运用,并逐渐约定俗成,使这些形象被固定在一个或几个特定意义上。 意象,对于诗人抒发感情,有着独特的作用。

毅然的诗歌,表现为自身的美学性质,每一个自定的意象,在自然中延伸,在延伸中切换,通过切换交错呈现对比化的视觉美、嗅觉美、听觉美。诗人在调动这些感官的时候,相互折射出从容的自然之美。如《百里荒的白风车》开头:“盘旋的沥青路/曲曲折折/如蜿蜒的时光/漫长;踩着岁月底色/ 舒软,像是棉花地里棉花糖/淡淡芳香”一条铺满沥青的蜿蜒山路,在诗人的感知里是蜿蜒的时光,视觉转移到纯意识中的知觉,蜿蜒的山路与时光本没有直接联系,但经过诗人的思绪过滤出本质中的相同,那就是曲折和漫长。踩在山路上的感觉就是人生岁月的一小段。“岁月的底色”是视觉和感觉的折射产物,“舒软”又是对折射物的感知。“棉花地”和“棉花糖”一个是视觉里的产物,一个是送在舌尖上的尤物,就转移到味觉了。诗人却用“淡淡的芳香”再次烹制,不知不觉又滑到嗅觉里去了。连续性的通感妙用,有百折千回之感,意象的切换,思绪的翩然游动,有动若脱兔之姿。如果说这些意境像幻灯片吧,那只是我们看到的画面。还有许多联想中的画面,全都幻化出无声的语言,靠读者在品茗时去信马由缰地补白,任你怎么点染,全在诗人的心中存着概念化的画面;此外,还有味觉触觉听觉呢,变化出如心灵的笛音,变化出镂空而有质感的肌肤,躁动着一颗春心。“月儿轻纱薄翼/勾得人儿曼舞/飞扬;心儿跌宕/该如何触摸多年前的百里荒凉/该如何想像那刻骨铭心的/爱殇”。这个“月儿”可以遥思为嫦娥,拖着长长的轻纱薄翼,这种裸感的形体美,带着有色的幻想,心神的思绪,不知不觉地,又回到了百里荒,诗人在这一段的注脚为“爱殇”,连续性的意象所营造的意境,有一种淡淡的哀愁,有些割舍不下,有些情深意长。意象的切换,比较完整地表达诗人的诗心。

再看看另一首诗《我要给你,一抹鲜妍》的开头一段:

夜,薄凉,我又从梦中醒来,

绮窗阑珊,

皎月婆娑,

一如多年前,纱轩下翠绿色的竹林,

斑驳,绰约,

混着破晓潮湿的水气,

氤氲,蔓延,

和着重檐攒尖,掉垂的雨滴,

优雅,颗颗,坠离,

不知,你是否还记得那片黛青,

山峦,或是瓦陇,

那背面刻着我绵长的,长过季节的诗篇,

和悠扬的,清澈的爱恋,

你不知道,我不怪你。

“夜,薄凉,我又从梦中醒来,绮窗阑珊,皎月婆娑这是一组刻画形单影只的画面。画面中一个胸中贮满思愁的思妇,在夜半醒来,为什么醒来,因为“薄凉”,因为孤单。“薄凉”一改李清照的“半夜凉初透”,显然,只有一点点凉意,就把人折磨醒了,可见凉意之深。“绮窗阑珊”是动作描写,孤寂和落寞的时候,抬头望月,只见一轮明月高悬,在树影婆娑中,或在缕缕云彩中穿行……这一组画面,是连贯性的,连续性的动作描写和心绪组合成的画面感,色重愁情,情偏孤单。后面的画面再用切换的手法,使之构成了蒙太奇的意象组合。分切再组接,实现对时空的再造,形成了独特的印象诗画。“纱轩下翠绿色的竹林”是视觉中多色调和成的绿色画面,柔和不伤眼。“斑驳“绰约”还是视觉,前者指色彩杂陈,后者隐约看到绰约女子的妩媚柔情,这里头,其实要调动所有的感官才能充分体会诗人构筑的意境。诗人毅然就着同一个意象,不停地用许多意象去丰富、去切换出另外的感受。“混着破晓潮湿的水气,氤氲,蔓延,和着重檐攒尖,掉垂的雨滴,优雅,颗颗,坠离,水气氤氲,夜凉尤甚,“重檐攒尖,掉垂” 的“雨滴”就像滴在心头的夜凉之水,这一组画面的变换组合,更加突出了孤寂的伤感。接下来的画面更加奇妙,用了“黛青、山峦、瓦陇”指喻青春年少时,一个充满思愁的婉约女子,裹着飘逸的思愁,似乎能够揣摩到,与她忧思难忘的他有过海誓山盟,冰心玉壶一样的爱情,可如今如氤氲水气飘渺,是“媒之和”还是“花田错”,我们不得而知,只知“怎一个愁字了得!”前面所有的画面都是为后面一句话铺垫服务的,那就是“你不知道,我不怪你,”可见,思妇爱之深,情之切。一个情痴的女子,似乎永远在为他坚守不变的忠贞。

二、诗歌的美感可多角度解读

毅然诗歌的美感,既体现在意境,也体现在文采,体现在情感与哲思的互惠、韵律与性灵的互现。

意境之美,全在意象的奔涌迭出。“我不写诗/只让夜莺替我歌唱/用那清脆的嗓音/唱出我深沉的暗恋/蒹葭早已苍苍/伊人立于水上。”这一组“夜莺、蒹葭、伊人”是意象,所构筑的意境是一幅幽静而空旷的水墨画,没有染色,一种走近古典的意境美,立在水岸。思想的安宁,停泊在水岸边。“我不写诗/只让朝霞探你的回应/你婀娜娉婷/我忍不住/低吟/青青子矜/忧思至今/这一组,“朝霞、你、我”像在朝霞之下的人物对白,是一幅暗恋的心理写实画作,我痴迷于的风姿、的婀娜,古典的矜持之美在“我”的心中,也在读者的心中。这种温婉的爱念不是现代人的抓狂,也不会直白内心的煎熬,这种悠悠的暗流意境,塑造了一种古典的含蓄美。

哲思之美,是诗歌的要义。充沛的情感,让诗歌充满温度。而哲思,却让诗歌拥有灵魂的深度。毅然诗歌的哲思之美,就美在这种多层面解读的诗意中,是有温度的哲学美。还是以《我不写诗》为例,说说哲思对于诗歌的关联性作用。开头诗人将“情怀”寄托给“夜莺”,“夜莺”婉转地歌唱,暗恋如歌,愁绪也如歌,这种不安的躁动,在暗夜中涌动,因为仿佛看到三千年前的“蒹葭”,与“伊人”临岸而望,失之交臂。失去的不光是爱情,还有“蒹葭”的青春、如水的时光在现代的理想之河,遥望旷古的爱,穿越的哲思,引发出我们对于时间的思考,对于青春岁月的慨叹。诗人再次把情感托付给物指性名词“朝霞”,安排“朝霞”在空中鸟瞰,鸟瞰诗意中“婀娜娉婷”之美,“朝霞”和““婀娜娉婷”是视觉与视觉的对视,好像含情脉脉,好像忧思难忘,为下面的怅然若失早已做好了铺垫。意境可以多重解读,也可以理解为理想的失落,梦一样的幻觉释放而尽,回到现实的怅然等等。后面一组诗歌,诗人借用了郑愁予的《错误》,借哒哒的马蹄,捎去一缕青丝,撩人的东风不来,安静的柳絮怎能不动荡、不春心荡漾呢!

......

毅然的诗歌,还有一种性灵的随性动态之美。什么是“性灵”?刘勰云:“惟人参之,性灵所钟,是谓三才;为五行之秀,实天地之心。”(文心雕龙 卷一[南朝-梁])袁宏道认为“任性而发”,“独抒性灵,不拘格套”即性灵。”(袁宏道《小修涛序》)袁枚也说:“诗者,各人之性情耳。”(《随园诗话补遗》卷一)诗歌的真情流露,自我性情的表达,是谓性灵。毅然的诗歌,不下八首,诗及万物,意象多指。情及万品,动植皆文,细沙成诗,奔流成画,在她眼里,樱花“浪漫地开着”,“像是姑娘扬起的白色碎花裙子,又像漫天的繁星”,在她笔下,深山中的一户人家,独立于“烟雨朦胧,雾气缭绕”之中,房舍周围的环境是“怪石嶙峋,树木苍浓,三点两点,白墙绿瓦,四声五声,燕剪斜帘,河水流淌,水声悠悠”毅然《深山人家》),在她的风笛声中,悠悠吹出一支支幻想神曲;她拿着画笔,静立于田野,卧伏于高山,徜徉于唐朝的诗廊组画之中,移步到大宋的词都里寻觅婉约的经典。“林籁结响,调如竽瑟;泉石激韵,和若球锽;故形立则章成矣,声发则文生矣。夫以无识之物,郁然有彩,有心之器,其无文欤!”((文心雕龙 卷一[南朝-梁] 刘勰)。

综上所述,毅然的诗,运用意象的切换和组合,变化出千奇百态的美感来,意境和哲思交融,比兴之义,随心用之。意境中的情态,也是在美的环境中,意境中的构图,在美的精神里头活着。在精神里头闪烁着喜悦的泪光的诗,是记忆最深刻的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2017年3月28日于广州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现代学徒制试点单位视频拍摄方案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清明时节的雨露(谭家尧)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谭家尧

谭家尧:教授、专栏作家、电视专题、文艺晚会专场编导。欢迎转载,欢迎约稿。【版权所有,网络媒体转载,请务必注明出处以及作者的联系方式;纸质媒体刊发,请务必通知到本人】 转载、约稿、出版事宜,敬请联系:QQ:1310786460.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