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李庄纯文学版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tanjiayao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怀念张忠昌老师(谭家尧)

2017-03-21 13:46:54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文学作品 | 浏览 285 次 | 评论 0 条

怀念张忠昌老师(谭家尧)

张忠昌老师,50年代毕业于武汉大学数学系,其父曾是国民党军官,卒因抗日战事。文革时期,张老师因历史问题,被打成右派,靠边站了一段时期,后执教于下堡坪戈厂职业中学、下堡坪高级中学、宜昌县师范,退休于宜昌县师范。

在中学时期,张老师是我的物理老师。其实,我的物理成绩一塌糊涂,偏文轻理。自然,物理课并不怎么耐心去学。心想到了第二年,就要分文理科,学与不学,也无所谓。所以,每次作业,马马虎虎。物理练习牵涉到很多数学计算题,我不愿费心,自然没有好结果。期中考试考了50分,不及格,已经做好了挨批的准备。

临到上物理课时,老师抱来一叠试卷,发下来。我们组连我加上12个人,总分107分,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,张老师在总结时就说,12个人,谭家尧一个人就弄了50分,11个人57分,你们算算吧,平均多少分。本以为要受到责难,等来的结果有几句肯定和鼓励,反而有些心安理得的感觉。下课后,张老师单独找到我,说:“喜欢学物理的人不多,真正学得进去的人太少了。我也是赶鸭子上架,之前,我是学数学的。物理与数学之间,除开计算题之外,其实没什么联系。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用点儿心吧……”如此云云,教诲之殷切,耿耿于心。

张老师的此次谈话,对于专业的选择,并没有什么诱惑,一次谈话,很难改变一个酷爱文学者的初衷,轮到选择文理科的时候,没有半点犹豫,把老师的谈话当了耳边风。然而,若干年之后,回忆当时的情景,猜想张老师对我的期望,我是完全辜负了。

......

1995年,我从荆州回到宜昌,没有工作。情急之下,在弟弟妹妹的帮衬下,在夷陵二巷租下一栋楼,一楼用来开设餐饮,在二楼和三楼开办旅店。一天,我正在招呼客人,张老师骑着单车,来到我的店内。恩师来访,记得弄了几个菜,师生畅谈很久,老师方才离去。自此,老师常来,有时也与他爱人张妈来。一来二往,我们走得很亲很近。1998年,张老师南下广州,在他同事颜亮亨老师的介绍下,到广州八十六中代课。寒假回来后,我去给老师拜年。我当时,心情很是糟糕。餐馆和旅店转让后,到电视台打零工,没有编制,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。一年前,我儿子呱呱坠地,做爹的不能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更不能没有固定的收入,因此,很渴望有个正式的工作。这种想法,很早就告诉过张老师。那天,我是带着老婆儿子一起去见张老师的,张老师一看我这拖儿带母的,很是同情。动员我到广州,换一个地方,说:“广州是大地方,就业的机会很多,你过去试试吧。”我想,反正在宜昌转正无望,趁自己还年轻,就出去闯荡吧。于是,通过张老师的联系,我直接拨通了颜亮亨老师的电话,颜老师一问我的情况,很爽快,就说:“你是张老师的学生,就是我的学生。过来吧,我管你吃住一段时间,你过来自己找找工作。”就这样,张老师成了我南下的牵线人。

南下广州,并不是一帆风顺。开始,应聘到南方电视台搞专题策划,主持人被深圳台挖走后,广告拉不上来,我不得不另选出路,跨入教师这一行当,其实是无奈的选择。当老师后,每年寒暑假,我都要到张老师家里去。前十年,去了,张妈做饭,后几年,奶奶走了,张妈也病了。有一年暑假,我把张老师和张妈弄出来,在他家附近找了一个餐馆,老师走在我的前面,佝偻着背,蹒跚而行,张妈走两步,要歇一会儿,我就预感到张妈的大限已经不远。我们停停走走,老婆扶着张妈,就这样移步到长江市场的一个小酒楼,点了几个菜,老人家没吃什么。老师有块心病,就是他的大儿子东新婚姻的变故,令他不安。我劝他,师弟有自己的自由和选择,这么大的人了,就不要管了。老师说:“管是管不了,但这边有孙女和媳妇,很尴尬;那边又有小孙女,不知心往哪里放。”我想,这正是老师两难的原因,一个人有了儿女,就有操不完的心。后来,不到两年,张妈因肺气肿没有抢救过来。老师告诉我,张妈走时很安详,在病中,张妈梦见奶奶召唤她去,说是非常想念。电话这头的我,心里一咯噔,奶奶既然想媳妇,难道就不想儿子吗?果然,不到五年时间,一家三口,先后随风而逝。

张老师病故的消息,是老乡廖正虎告诉我的。我立马通知老婆,老婆去了,因是外乡人,不认识几个人。但老婆知道,老师有很多学生、同事送他上路。

生老病死,是天道所致。老师走了,我却不能回去送葬,后来与东新亚新通了电话,除了愧疚之词,实在无言,哽咽了一会儿,想说的话又堵着了。我已经五十有三了,闲暇时,经常回想人生中的过往,有很多贵人和恩人,如果要一一感恩,有心念但力不从心。如今身在岭南,怕是今后要客死他乡了。一家人全部入穗,不是想回去就能回得去的。所有的难言之痛,都因为不是自由之身。学生没有做到的,望老师海涵。学生所要感激的话,早就对您说过,只是老师对感激之类的言词,是从来不上心的,因为您认为,施舍给学生的,是应该的。当我自己是一名老师的时候,我完全能够体会您的心情,您是我的榜样,对我的学生,我尽力去呵护引导,导师在前,我循着老师的心念,决心好好做下去。心愿只有一个,愿老师在地下好好休息。

          2017313日写于广州
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粉笔(谭家尧)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相逢在今生(谭家尧)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谭家尧

谭家尧:教授、专栏作家、电视专题、文艺晚会专场编导。欢迎转载,欢迎约稿。【版权所有,网络媒体转载,请务必注明出处以及作者的联系方式;纸质媒体刊发,请务必通知到本人】 转载、约稿、出版事宜,敬请联系:QQ:1310786460.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