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李庄纯文学版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tanjiayao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简单即真理(谭晓力)

2017-02-16 09:31:02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文艺随笔 | 浏览 154 次 | 评论 0 条

     今天上完语文课,顿时有种打通任督二脉的感觉。我与同学讨论着各种作家的写作手法,有人提及了一个句子引发的争论——鲁迅曾这样写道:“窗外有两棵树,一棵是枣树,另一棵也是枣树。”专家给出的评论是“富有哲理,深思熟虑”。哲理你个头,深思你个狗屁。其实仔细想一想,这句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,只是因为它是鲁迅写的。若作家真的向专家评析那样逐字逐句的思考,终其一生恐怕都写不完一本书。我们都学过《五先生传》,文中曾说:好读书,不求甚解,每有会意,便欣然忘食。这句话的意思是喜欢读书,但不强求特别细致的阅读,逐字逐句的理解,每当有所感悟,便高兴的忘了吃饭。可笑的是我们学习这一课时就是细致的阅读,逐字逐句的理解,老师问我们学到了什么。我们学到了什么?陶渊明真正的文化精髓我们都没学到。

    一个洗脚盆,人们嫌恶它,可如果给它冠以赤金打造的名头,恐怕拥有它的人会抱着它亲吻。其实,说穿了,它还是一个脏乱的洗脚盆而已。只是人们用有色眼镜看待它,让它变得弥足珍贵。   中华民族这个延续了两千多年的民族,沉淀了许多文化,也沉淀了许多缺点。我认为中国人的通病就是将本来纯真,单纯的事物整的异常复杂。我不得不说这是一种白痴行为。为什么中国人喜欢打孩子?因为孩子总能一针见血的看出事物现象的本质,而成年人总要给事物冠冕堂皇的加以修饰,两者在思想上发生分歧,所以强大的成年人会打孩子。记得小学时,老师说:你们长大了想当什么?同学a答道:我长大了要当工程师,为建设祖国做贡献,做党的追随者。我答道:我想当一个快乐的人。老师说:你没读懂问题。我说:你没读懂生活。然后老师就把我赶到教师外边罚站。我觉得,有这么一种现象,是中华民族新的一代在进步,这个民族会注入新鲜的血液,当老旧的血液全部新陈代谢之后,留下的会是一幅健康的身躯,强健的中国。至少我罚站没有白站,我觉得我是对的。

    回归中国文坛,这种无病苦呻吟的文化怪相一直纠缠着中国作家,所以中国人拿不到诺贝尔文学奖。但不思悔改的中国人总认为是国际关系的问题,美国与欧盟刻意打压中国文化的原因。上次作文课,老师说我们班作文写的都很烂,便朗读了2班的作文,第一篇内容简介:爸爸死了,妈妈跟人跑了,自己被人糟蹋了。(我夸张了一丢丢)反正大致就是生离死别,老师还说很感动人,我觉得,考场作文为了达到感动阅卷老师的目的,以死这种沉重的话题为借口,以情动人,是一种很恶心的手段,令人作呕。我打算以笔为生,这种文化侵蚀的现象我无法接受,老师还想让我们去学习,我坚决不会接受,我认为这是在侮辱文学。任何作家扪心自问,你们会写一些友谊——先建立关系,而后一个死了,人鬼殊途。或者亲情——人死了,悲痛万分。再或者爱情——一方死了,人鬼情未了。难道不死人,就不能写出好的文章吗?(老爸,你如果强迫我这样写,我会写十篇文章,写你被车撞死,或者上吊自杀,或者跳海自杀,或者舍己为人,葬身火海)

   那些事情都太复杂了,我有生之年很难化繁为简,因为不断的有人制造复杂。简单即真理,这是我永远坚守的真理,这是我的态度,这是我的选择,这更是我的尊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2年9月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公平是相对而言的(谭晓力)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难得解开中秋结(谭家尧)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谭家尧

谭家尧:教授、专栏作家、电视专题、文艺晚会专场编导。欢迎转载,欢迎约稿。【版权所有,网络媒体转载,请务必注明出处以及作者的联系方式;纸质媒体刊发,请务必通知到本人】 转载、约稿、出版事宜,敬请联系:QQ:1310786460.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